您当前位置:情诗网 >原创情诗 >
我的心是七层塔檐上悬挂的风铃 叮咛叮咛咛 此起彼落, 敲叩着一个人的名字 你的塔上也感到微震吗? 这是寂静的脉搏, 日夜不停 你听见了吗, 叮咛叮咛咛? 这恼人的音调禁不胜禁
曾昭旭 席慕蓉在说些什么? 当席慕蓉的第一本诗集《七里香》造成校园的骚动与销售的热潮,我同时也开始听到了一些颇令人忍俊不禁的风评。似乎一时之间,席慕蓉的诗成为少年们
总有一天,我变成一棵树: 我的头发变成树叶;两腿变成树根; 两臂和十指成为枝条;十个足趾成为根须, 在泥土中伸延,吸收养料和水份。 总有一天,我变成一棵树。 我也许开一
撑着油纸伞, 独自 彷徨在悠长, 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 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今夜你的黑头发 是岩石上寂寞的黑夜 牧羊人用雪白的羊群 填满飞机场周围的黑暗 黑夜比我更早睡去 黑夜是神的伤口 你是我的伤口 羊群和花朵也是岩石的伤口 雪山 用大雪填满飞机场
赠长沙李元洛昔我往矣 杨柳依依 今我来思 雨雪霏霏 君问归期 归期早已写在晚唐的雨中 巴山的雨中 而载我渡我的雨啊 奔腾了两千年才凝成这场大雪 落在洞庭湖上 落在岳麓山上 落在
在寒冷的腊月的夜里,风扫着北方的平原, 北方的田野是枯干的,大麦和谷子已经推进村庄, 岁月尽竭了,牲口憩息了,村外的小河冻结了, 在古老的路上,在田野的纵横里闪着一盏
1 有新的声音要从心里迸出, (他们说是春天的到来) 住在城市的人张开口,厌倦了, 他们去到天外的峰顶上觉得自由, 路上有孤独的苦力,零零落落, 下着不稳的脚步,在田野里
我要回去,回到我已失迷的故乡, 趁这次绝望给我引路,在泥淖里, 摸索那为时间遗落的一块精美的宝藏, 虽然它的轮廓生长,溶化,消失了, 在我的额际,它拍击污水的波纹, 你
我曾经迷误在自然底梦中, 我底身体由白云和花草做成, 我是吹过林木的叹息,早晨底颜色, 当太阳染给我刹那的年轻, 那不常在的是我们拥抱的情怀, 它让我甜甜的睡:一个少女
成熟的葵花朝着太阳移转, 太阳走去时他还有感情, 在被遗留的地方忽然是黑夜, 对着永恒的像片和来信, 破产者回忆到可爱的债主, 刹那的欢乐是他一生的偿付, 然而渐渐看到了
我已走到了幻想底尽头, 这是一片落叶飘零的树林, 每一片叶子标记着一种欢喜, 现在都枯黄地堆积在内心。 有一种欢喜是青春的爱情, 那时遥远天边的灿烂的流星, 有的不知去向
不知哪个世界才是他的家乡, 他选择了这种语言,这种宗教, 他在沙上搭起一个临时的帐篷, 于是受着头上一颗小星的笼罩, 他开始和事物作着感情的交易: 不知那是否确是我自己
1 你可是永别了,我的朋友? 我的阴影,我过去的自己? 天空这样蓝,日光这样温暖, 在鸟的歌声中我想到了你。 我记得,也是同样的一天, 我欣然走出自己,踏青回来, 我正想把
走不尽的山峦和起伏,河流和草原, 数不尽的密密的村庄,鸡鸣和狗吠, 接连在原是荒凉的亚洲的土地上, 在野草的茫茫中呼啸着干燥的风, 在低压的暗云下唱着单调的东流的水,
1 多少人的青春在这里迷醉, 然后走上熙攘的路程, 朦胧的是你的怠倦,云光和水, 他们的自己失去了随着就遗忘, 多少次了你的园门开启, 你的美繁复,你的心变冷, 尽管四季的
我从我心的旷野里呼喊, 为了我窥见的美丽的真理, 而不幸,彷徨的日子将不再有了, 当我缢死了我的错误的童年, (那些深情的执拗和偏见!) 我们的世界是在遗忘里旋转, 每日
1 我珍重的友谊,是一件艺术品 被我从时间的浪沙中无意拾得, 挂在匆忙奔驰的生活驿车上, 有时几乎随风飘去,但并未失落; 又在偶然的遇合下被感情底手 屡次发掘,越久远越觉
从温馨的泥土里伸出来的 以嫩枝举在高空中的树丛, 沐浴着移转的金色的阳光。 水彩未干的深蓝的天穹 紧接着蔓绿的低矮的石墙, 静静兜住了一个凉夏的清晨。 全都盛在这小小的方
三千里步行之二 我们终于离开了渔网似的城市, 那以窒息的、干燥的、空虚的格子 不断地捞我们到绝望去的城市呵! 而今天,这片自由阔大的原野 从茫茫的天边把我们拥抱了, 我们
凝结在天边,在山顶,在草原, 幻想的船,西风爱你来自远方, 一团一团像我们的心绪,你移去 在无岸的海上,触没于柔和的太阳。 是暴风雨的种子,自由的家乡, 低视一切你就洒
(长 诗) 让我们看见吧,我的救主。 1 宣道 现在,一天又一天,一夜又一夜, 我们来自一段完全失迷的路途上, 闪过一下星光或日光,就再也触摸不到了, 说不出名字,我们说我
这是一个不美丽的城, 在它的烟尘笼罩的一角, 像蜘蛛结网在山洞, 一些人的生活蛛丝相交。 我就镌结在那个网上, 左右绊住:不是这个烦恼, 就是那个空洞的希望, 或者熟稔堆成
多少年的往事,当我静坐, 一起浮上我的心来, 一如这四月的黄昏,在窗外, 揉合着香味与烦扰,使我忽而凝住 一朵白色的花,张开,在黑夜的 和生命一样刚强的侵袭里, 主呵,这
我见到那么一个老木匠 从街上一条破板门。 那老人,迅速地工作着, 全然弯曲而苍老了; 看他挥动沉重的板斧 像是不胜其疲劳。 孤独的,寂寞的 老人只是一个老人。 伴着木头,铁
你的多梦幻的青春,姑娘, 别让战争的泥脚把它踏碎, 那里才有真正的火焰, 而不是这里燃烧的寒冷, 当初生的太阳从海边上升, 林间的微风也刚刚苏醒。 别让那么多残忍的哲理,
也许,这儿的春天有一阵风沙, 不全像诗人所歌唱的那般美丽; 也许,热流的边沿伸入偏差 会凝为寒露:有些花瓣落在湖里; 数字的列车开得太快,把优良 和制度的守卫丢在路边叹
我们看见的是一片风景: 多姿的树,富有哲理的坟墓, 那风吹的草香也不能深入他们的匆忙, 他们由永恒躲入刹那的掩护。 事实上已承认了大地是母亲, 由把几码外的大地当作敌人
原创情诗古典情诗现代情诗英文情诗情诗名句情诗绝句古体诗歌现代诗歌新诗诗库新诗赏析唐朝诗人宋朝词人
Copyright 2017 情诗网 All Rights Reserved. | 鄂ICP备12009277号-3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