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情诗网 >原创情诗 >
闻一多先生被国民党特务暗杀后,哀悼他的文章里,没有一篇不提到他是诗人,知一多为诗人者,又没有一个不知道他有诗集曰《死水》和《红烛》。《死水》出版于一九二八年一月,
作为《文学研究会丛书》里的诗集,开本和《旧梦》一样,尚有王统照的《童心》、朱湘的《夏天》和梁宗岱的《晚祷》。商务书版,大都毁于一二八炮火,以后重印,版权页上一律注
艾青被称为中国诗坛的泰斗和王子;他在国际和国内都有着重大的影响。我想从三个方面概括地向同志们介绍一下艾青诗歌的艺术成就。 首先,从国内方面来看艾青诗歌艺术成就和他的
我的创作生涯 艾青 一 我诞生于一九一○年三月二十七日。是满清王朝末年,辛亥革命前一年。 我念小学的时候,爆发了一九一九年的五四运动由爱国主义开始,到科学与民主的启蒙运
俞平伯不但出过线装诗集,还出过线装散文集,后者由开明书店印行,书名曰《燕知草》,分上下两册,上册收正文二十篇,下册附赵心馀作《重过西园码头》残稿一篇,卷首有自序及
创造社前期诗人中,郭沫若、穆木天外,尚有一个王独清。独清生长陕西,出身于破落了的官僚家庭,祖母父亲都长于诗词,从小就和书本接近,九岁学诗,十六岁开始投稿。早年入新
近人弄戏剧者莫不知有田老大,知有田老大者亦莫不知其为剧坛先进。南国社之奋斗与努力,遂使田汉之名,与戏剧运动成为不可分离。其实田汉在其他文艺部门,亦有其卓越的成就。
《闻一多全集》既在编印之中,志摩、达夫,亦均有人愿为出版。家璧屡次促借《志摩诗集》,而蜗居存书散乱,未易整理,人事栗六,安得数日闲暇,为之披破寻残,一了心愿乎?至
要研究一个作家的思想和生活,最重要的资料,莫过于他的日记和书信。朱湘生前,已经出过一本书信集,叫做《海外寄霓君》,他逝世后,罗念生蒐集其平生致友人书,成《朱湘书信
大家都说李金发的诗是象征派,金发原为一雕塑家,以雕塑的艺术引入诗中,别有一种浑成的感觉。金发诗两册,曰《微雨》,曰《食客与凶年》,均为《新潮社文艺丛书》。《微雨》
新文人中颇多精于旧诗者,达夫凄苦如仲则,鲁迅洗练出定庵,沫若豪放,剑三凝古,此外如圣陶、老舍、寿昌、蛰存、钟书诸公,偶一挥毫,并皆大家。惟单行付梓,早获定评者,惟
唐弢 俞平伯《燕郊集》,除收《良友文学丛书》,用冲皮面装订外,另有一种特印本,纸面平装,由平伯自署书名,饰以黑色直条。平伯字本秀丽,近年来更趋平实,用作书面,醇朴可
追求形式决不是形式主义,但固执得太过,又往往会沉湎而不能自拔,这样的例子说起来很多。在《新月》上写诗的人,能够跳出同侪的圈子,保持了个人的特点的,我以为有两个人,
我曾谈过闻一多的《红烛》和《死水》,其实最早读一多的诗,倒不是这两个诗集,而是他的一首题曰《奇迹》的长诗,发表在新月书店出版的《诗刊》第一期上,徐志摩称这首诗为三
五四运动以后,由于大家热烘烘地反封建、反复古,的确出现过一些矫枉过正的现象。因为有人一股劲主张把线装书丢到茅厕里去,当时许多青年看到线装书就头痛。一九二六年,刘半
我很喜欢民歌小曲,觉得只有在那些东西里,才真的蕴藏着民众的感情。还记得小时候,每逢夏夜纳凉,摇大芭蕉扇,坐槐树下,跟祖母学唱吾乡通行儿歌。此情此景,仿佛可忆。后来
赵景深在《黄皮丛书》之五《小妹》一书里,有篇文章题做《一个用书架者的偏见》,立下三点宏愿:一,希望不要印账簿式三十二开的书;二,希望不要印线装书;三,希望不要卖毛
诗也许比别的文艺形式更依靠想象;所谓远,所谓深,所谓近,所谓妙,都是就想象的范围和程度而言。想象的素材是感觉,怎样铃珑缥缈的空中楼阁都建筑在感觉上。感觉人人有,可
今年上半年,有好些位先生讨论诗的传达问题。有些说诗应该明白清楚;有些说,诗有时候不能也不必像散文一样明白清楚;关于这问题,朱孟实先生《心理个别的差异与诗的欣赏》(
新诗的进步 在《新文学大系诗集》《导言》末尾,我说:若要强立名目,这十年来我的诗坛就不妨分为三派:自由诗派,格律诗派,象征诗派。有一位老师不赞成这个分法,他实在不喜
本文所谓诗,专指中国旧体诗而言;所谓诗学,专指关于旧诗的理解与鉴赏而言。 据我数年来对于大学一年生的观察,推测高中学生学习国文的情形,觉得他们理解与鉴赏旧诗比一般文
朱自清,字佩弦,祖籍浙江绍兴,1898年11月22日生于江苏东海,因父亲后来携全家定居扬州,祖父也迁去同住,所以自称我是扬州人。自幼受士大夫家庭的传统教育,1916年,中学毕业后
一九二九年《诗人宝库》(Poet Lore)杂志第四十卷中有金赫罗(Harold King)一文,题目是《现代史诗一个悬想》。他说史诗体久已死去,弥尔顿和史班塞想恢复它,前者勉强有些成就,
抗战以来的新诗,我读的不多。前些日子从朋友处借了些来看,并见到了《文艺月刊》七月号里的《四年来的新诗》一篇论文(论文题目大概如此,作者的名字已经记不起了),自己也
旧诗里向不缺少幽默。南宋黄彻《溪诗话》云: 子建称孔北海文章多杂以嘲戏;子美亦戏效俳谐体,退之亦有寄诗杂诙俳,不独文举为然。自东方生而下,祢处士、张长史、颜延年辈
新诗的初期,说理是主调之一。新诗的开创人胡适之先生就提倡以诗说理,《尝试集》里说理诗似乎不少。俞平伯先生也爱在诗里说理;胡先生评他的诗,说他想兼差作哲学家。郭沫若
一九三九年六月份的《大西洋月刊》载有现代诗人麦克里希(ArchibaldMacleish)《诗与公众世界》一文。这篇文曾经我译出,登在香港《大公报》的文艺副刊里。文中说: 如果我们作为社
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 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这是南宋爱国诗人陆放翁(游)临终《示儿》的诗,直到现在还传诵着。读过法国都德的《柏林之围》的人,
二十多年来写新诗的和谈新诗的都放不下形式的问题,直到现在,新诗的提倡从破坏旧诗词的形式下手。胡适之先生提倡自由诗,主张自然的音节。但那时的新诗并不能完全脱离旧诗词
原创情诗古典情诗现代情诗英文情诗情诗名句情诗绝句古体诗歌现代诗歌新诗诗库新诗赏析唐朝诗人宋朝词人
Copyright 2017 情诗网 All Rights Reserved. | 鄂ICP备12009277号-3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