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情诗网 >原创情诗 >
如今 无定的行旅已把我抛到这 陌生的海角的边滩上了。 看城市的街道 摆荡着, 货车也像醉汉一样颠扑, 不平的路 使车辆如村妇般 连咒带骂地滚过 在路边 无数商铺的前面, 潜伏着
巴黎 在你的面前 黎明的,黄昏的 中午的,深宵的 我看见 你有你自己个性的 愤怒,欢乐 悲痛,嘻戏和激昂! 整天里 你,无止息的 用手捶着自己的心肝 捶!捶! 或者伸着颈,直向高
盼望着能到天边 去那盏灯的下面 而天是比盼望更远的! 虽然光的箭,已把距离 消灭到乌有了的程度; 但怎么能使我的颤指, 轻轻的抚触一下 那盏灯的辉煌的前额呢? ----------------
沿着塞纳河 我想起: 昨夜锣鼓咚咚的梦里 生我的村庄的广场上, 跨过江南和江北的游艺者手里的 那方凄艳的红布, 只有西班牙的斗牛场里 有和这一样的红布啊! 爱菲勒铁塔 伸长起
你住在哪里? 我住在万年的深山里 我住在万年的岩石里 你的年纪 我的年纪比山的更大 比岩石的更大 你从什么时候沉默的? 从恐龙统治了森林的年代 从地壳第一次震动的年代 你已死
从远古的墓茔 从黑暗的年代 从人类死亡之流的那边 震惊沉睡的山脉 若火轮飞旋于沙丘之上 太阳向我滚来 它以难遮掩的光芒 使生命呼吸 使高树繁枝向它舞蹈 使河流带着狂歌奔向它去
在这样绮丽的日子 我悠悠地望着窗 也能望见她 她在我幻想的窗里 我望她也在窗前 用手支着丰满的下颌 而她柔和的眼 则沉浸在思念里 在她思念的眼里 映着一个无边的天 那天的颜色
辽阔的夜,已把 天幕廓成辽阔了! 无垠的辽阔之底 闪着一颗晶莹的星 你说,那就是 我们的计程碑吗? 辽阔的夜,在辽阔的 天幕之下益显得辽阔了 -------------------------------------------
海员烟斗 如其我画Whitman或Maiakowski的像,我一定要在他们的宽大的唇边加上一个海员烟斗不管他生前曾否有一个海员烟斗。 那样一定是显得酷肖的:在事务所临街的大窗口,或是群众的
当我还不曾起身 两眼闭着 听见了鸟鸣 听见了车声的隆隆 听见了汽笛的嘶叫 我知道 你又叩开白日的门扉了 黎明, 为了你的到来 我愿站在山坡上, 像欢迎 从田野那边疾奔而来的少女
我不相信考古学家 在几千年之后, 在无人迹的海滨, 在曾是繁华过的废墟上 拾得一根枯骨 我的枯骨时, 他岂能知道这根枯骨 是曾经了二十世纪的烈焰燃烧过的? 又有谁能在地层里
你也爱那白浪么 它会啮啃岩石 更会残忍地折断船橹 撕碎布帆 没有一刻静止 它自满地谈述着 从古以来的 航行者悲惨的故事 或许是无理性的 但它是美丽的 而我却爱那白浪 当它的泡沫
有时 我伸出一只赤裸的臂 平放在壁上 让一片白垩的颜色 衬出那赭黄的健康 青色的河流鼓动在土地里 蓝色的静脉鼓动在我的臂膀里 五个手指 是五支新鲜的红色 里面旋流着 土地耕植者
春天了 龙华的桃花开了 在那些夜间开了 在那些血斑点点的夜间 那些夜是没有星光的 那些夜是刮着风的 那些夜听着寡妇的咽泣 而这古老的土地呀 随时都像一只饥渴的野兽 舐吮着年轻
他起来了 从几十年的屈辱里 从敌人为他掘好的深坑旁边 他的额上淋着血 他的胸上也淋着血 但他却笑着 他从来不曾如此地笑过 他笑着 两眼前望且闪光 像在寻找 那给他倒地的一击的敌
腐朽的日子 早已沉到河底, 让流水冲洗得 快要不留痕迹了; 河岸上 春天的脚步所经过的地方, 到处是繁花与茂草; 而从那边的丛林里 也传出了 忠心于季节的百鸟之 高亢的歌唱。
大地已死了! 躺开着的那万顷的荒原 是它的尸体 它死在绝望里; 临终时 依然睁着枯干的眼 巴望天顶 落下一颗雨滴 没有雨滴 甚至一颗也没有 看见的到处是: 象被火烧过的 焦黑的麦
在黄河流过的地域 在无数的枯干了的河底 手推车 以唯一的轮子 发出使阴暗的天穹痉挛的尖音 穿过寒冷与静寂 从这一个山脚 到那一个山脚 彻响着 北国人民的悲哀 在冰雪凝冻的日子
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 寒冷在封锁着中国呀 风, 像一个太悲哀了的老妇, 紧紧地跟随着 伸出寒冷的指爪 拉扯着行人的衣襟, 用着像土地一样古老的话 一刻也不停地絮聒着 那从林
假如我是一只鸟, 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 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 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 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 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 然后
黄昏的林子是黑色而柔和的 林子里的池沼是闪着白光的 而使我沉溺地承受它的抚慰的风啊 一阵阵地带给我以田野的气息 我永远是田野气息的爱好者啊 无论我飘泊在哪里 当黄昏时走在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
《指纹》 文/唐晚词 方寸之间 深藏着年年月月 捏过的晴意,阴意 都是天意 保留着某段里程,注定要 潮起潮落 十尾小鱼搁浅了 挣扎转圈,刻画着 变化无常 多想把一朵朵笑容 摘下,让
紫蓝的林子与林子之间 由青灰的山坡到青灰的山坡, 绿的草原, 绿的草原,草原上流着 --新鲜的乳液似的烟 啊,当黎明穿上了白衣的时候, 田野是多么新鲜! 看, 微黄的灯光, 正
阳光在沙漠的远处, 船在暗云遮着的河上驰去, 暗的风, 暗的沙土, 暗的 旅客的心啊。 阳光嘻笑地 射在沙漠的远处。 一九三二年二月三日 苏伊士河上 -----------------------------------
一 透明的夜。 阔笑从田堤上煽起 一群酒徒,望 沉睡的村,哗然地走去 村, 狗的吠声,叫颤了 满天的疏星。 村, 沉睡的街 沉睡的广场,冲进了 醒的酒坊。 酒,灯光,醉了的脸 放荡
大堰河,是我的保姆。 她的名字就是生她的村庄的名字, 她是童养媳, 大堰河,是我的保姆。 我是地主的儿子; 也是吃了大堰河的奶而长大了的 大堰河的儿子。 大堰河以养育我而养
从远古的墓茔 从黑暗的年代 从人类死亡之流的那边 震惊沉睡的山脉 若火轮飞旋于沙丘之上 太阳向我滚来 引自旧作《太阳》 一 我起来 我起来 像一只困倦的野兽 受过伤的野兽 从狼藉
在北方 乞丐徘徊在黄河的两岸 徘徊在铁道的两旁 在北方 乞丐用最使人厌烦的声音 呐喊着痛苦 说他们来自灾区 来自战地 饥饿是可怕的 它使年老的失去仁慈 年幼的学会憎恨 在北方 乞
原创情诗古典情诗现代情诗英文情诗情诗名句情诗绝句古体诗歌现代诗歌新诗诗库新诗赏析唐朝诗人宋朝词人
Copyright 2017 情诗网 All Rights Reserved. | 鄂ICP备12009277号-3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