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又响起了——千里之外的和弦打在我的前额。我抚摸着,仿佛你的嘴唇睡在上面,安静地呼吸。楼宇与天空之间,我和你隔声而坐,除了雾气,其余一无所有。

这是我现在能够怀念的唯一伤感——一只烟发出的尖叫,能否传送到你的床头,很久以前,我就问过类似问题。你专心致志地唱歌,我偶尔听见随风声而至的呻吟,然后拿起电话,听着盲音,不厌其烦。

东方,从来不会轻易泛白——

--2--

风在吹,黑色

从音符的断裂处升起

小提琴开始破旧

四季之弦,长出花白的胡须

你把脚步丢在远方,远方回到身边

舞步锈蚀了夜色

第一次忘了歌词,猫头鹰

衔着树枝

静悄悄地陪你守夜

--3--

月色将麻木沾满衣衫

发霉的斑点

历历在目——

就在昨夜,浣纱女子挥动着双臂

天堂点满蜡烛

你的影子,一点点

滴在盛夏的腰肢

--4--

是的,昨夜无雨

站台上堆满渴盼的神情

你手持剪刀,将荒凉的头发剪成雨丝

独自一人享受清宁

脚下,奔走的黑鼠

将卡在音阶里的昙花

一瓣一瓣

运向郊外的荒原

--5--

宝贝,有些故事需要早些发生

站在即将倾泄的堤口

我们只能往前

铜管的光亮,映照于雨后泥泞

--6--

事先假设真像——

我们用透支幸福,回避骤雨

瓦砾跳起了探戈

墙角的野花

拍着通红的掌心,盲然地

回应着天空

黑土地,黄土地

它们累了

安睡,已不再是梦的入口

--7--

这样的积云还能灿烂多久

诗文的旱情

从来都是一场接着一场

我只能坐在阳台上

关闭耳膜,让体内的船

驶向大海,倾听

在你窗外回旋的雷声

--8--

镜面蜡黄,反射出夏夜稀薄的忧郁

故乡游动的磷火

再一次出现在榕树之冠

你在树下唱歌

乡音童稚却呜声密集

头顶上,暗蓝的云

湿了半张秀脸

镜子里,夏天感染了病菌

--9--

宝贝,为何夏夜让我倍感寒冷

轻薄的白衫

孤独地挂在树梢

雨,还没来

草丛里潜伏的萤火,拍打着翅膀

音阶由低渐高

缓缓融入城市粗糙的皮肤

--10--

如果你能安详如昨

用落地的编钟,敲醒远逝的天堂

那就睡吧

云层上,百合盛开

那些滑来翔去的灵魂

终又掸起袖管,守望一阵

即将到来的雨声

--11--

夏日越发僵直了,你把歌声藏进七月的裙褶,每一颗流星滑过,都留下绵延的叹息。

你说人算不如天算。同样的夏天,雷声短促,击中移动的树影,像终老的咳嗽,悬挂在灰暗的墙上。那一刻,你试图抓紧漂浮的沙,如同后来一串串凌晨,我在浑浊的公车上瞌睡,你将红头绳打上结,十分美丽地系在我的手腕上。

MP3的爱情,唱过了几道收费站,最终停滞在岸边。昨夜天高云淡,风声滑向你的嘴角……

--12--

侧耳之后,曾经潺潺的流水

伸出瘦弱的手

不远处,枯滩渐露

昔日山歌打湿的柳枝

艰难地行走。你怀揣一张受伤的地图

以靠近的姿势

远离我

--13--

就这样,半倚着盛夏

曲调无法丰润

一如你闭合的欲望,在烈焰的蒸烤下

想往温软的诗词

云朵总是瞻前顾后

把雨水,搁在

我们无法汲取的岁月里

--14--

能不能安静等待

用花鸟虫鱼

用四季里轮回的琴声,叩击缺角的油画?

雨丝的魂,色彩浓重

如果落在你的枕边

别害怕

阴阳界面上,你是一株幽蓝的水草

--15--

听筒里,水鸟的颤音久久回旋

将早春的雾,推向

楼台边沿

七月,能否盛开百合

事先无法预料

而失语的音符,一路盛开

直到天堂的门前

下起黑雨

你唱着哀歌,发自内心地虚弱

--16--

人们宁可相信,这是真实的抒情

它来自夏天的一条河流

从遥远的山脚

涓涓渗出

这些将歌声与雨声混为一淡的异族

它们以为你会哭,扶着

大理石装饰的墙,茫然地

注视着黄昏

--17--

这时候,屋檐发出断裂的嘎嘣声

城市边缘一片汪洋

洪水浸淫着田野和头骨

我们坐在两条船上

盘旋于

失语的街道

小夜曲,请你到船头坐一坐

--18--

无边的风声

吹响我们形色各异的哀伤

我的疤痕老了

你的刀很亮,刺眼的光茫

照在画板上——

雨,正在涮涮地下

原野一片暗红

--19--

这个下午和这样的夜晚

高脚杯未倒先醉

七月的清醒,是雨水将至的前兆

你启用了另一种嗓质

在金属堆积的厅堂

轻轻敲打

我俯身倾听

世界倍觉沉寂

--20--

小女孩穿着水晶鞋,兴致冲冲

另一端,虚幻的身影

被风抬上灵柩

我疑心空气稀薄,在城市荒原

痛苦地捧着心跳

从双颊流淌而下的泪水

在摇荡的重音里

仿佛一场隔年的雨,被鼓点

震得酸痛而幽怨

--21--

绕过山梁,我记起童年时的女教师,她用心唱歌,站在小木凳上,在黑板上认真抄写简谱。后来我学到“余音袅袅”

这个词,我又听到她在树林深处很随意地哼唱。那一天,秋雨刚起,她就走进草丛,再也没有回来。

这种想法很不吉祥。我推开身边的门,将你的手重又审视一遍。天气越发炎热了,雨点急躁不安,秋天才是淅沥的

好时机。而现在,唇边的稻穗又黄又香,却沉沦于泥……

--22--

我并不将此当成终结

笔尖钝了

为了能写出一首公认的情诗

我沉到篱笆之下

一根木桩

等着那里,一锤一锤地

锲进我的音箱

--23--

那黑布袋裹住的音箱

斜着膀子打盹

到处都是可以燃烧的事物和流言

音乐是黑色的催化剂

我们如此接近

仿佛一弹指,就能击中变质的妩媚

灯光多余

灯光下的轰鸣多余

灯影里,所有缠绕多余

--24--

我在蓝门前打开雨伞

任凭月光滴在上面,发生清脆的回音

之后构思一道防线

守护伞下的脸

或者,我们都在抚摸一张

行将暗淡的笑脸

--25--

扔下一枚水光

也不能擦净南方的污垢

夏夜缺少蛙鸣和雨中缺少脚步有何不同?

每到早晨,潜伏一夜的曲调

斩断了时空

那只钟摆

趴在灰暗的电线杆上,算计着

垂老的阳光

--26--

甚至有夜半歌声,从裂缝中渗出

我偶尔显出醉态——

这不是新鲜话题

让耳膜失去开花的机会。我宁可相信

或许从来没有花

心疼之后

比你的心疼更快地潜入针孔

--27--

这些揣测不该是长在门前的荒草

也无须请你辨别真相

我可以这样描绘——

卡通人病了,当你转过身去

只有镂空的影子

浮过

静静的海

--28--

不仅仅是你,谱曲者老去

手里紧握一串音符

发音的方法

人们难以掌握

盛夏晴朗的夜,错误出现在早些时候

枯萎悄悄发生

烟不够香

水不够清,我们还不够伤心

--29--

蚂蚁经过小树根,胃开始痉挛

一夜歌声

搅拌平滑的水面

今夏,你可以暂别歌唱

将八度之上的天空

放下来

做一回沉睡的仙子

东方刚亮,我来告诉你

——大梦初醒

--30--

那么,你的窗棂是否被雨声包围

我拉不上碎花窗帘

让远处钝击的掌印

敲痛心口

来吧,淋漓的雨声

别了,我黑发飘扬的花仙子

让苹果回到枝头

让泪珠回到花蕊

让歌声

回到田畈的萤火之夜吧!

--31--

隧道无雨,灯光昏沉。列车南来北往,把拥挤的风擦成薄片。我问你,目的地有怎样的风景,你盯着倒退的山峦,沉默。我看到写在你眼睫上的怅惘——半堵残墙,背着西天的桔红;冲出去是海,蔚蓝的海。

多么动听的歌声!沙滩上,海浪吞咽着往事。不远处,一双绣花鞋,一根竹笛,两道蛇行的印迹……暴风雨之后,你把疼痛埋进沙砾,忘了立碑,之后转身,面东驻立,守候一场晨曦的漂洗。

--32--

喜欢听吗,这是黑夜拨弄的琴音

七月无法走进和弦

生疏的指法

一路弹响单调而断尾的呜咽

你一定是站立的

夜空时而空旷,时而密集

从现在开始

你可以无所顾及地失群,踯躅于

七月的单弦上

--33--

而我再一次联想到黄昏——

红色孤独

早些年是盛开的雪莲,在酷热的海边

抚慰着伤口

那是仲秋之后,崩裂于石榴枝头的酸甜

鸽子纷纷倒地

路边公园里,只剩下

腐烂的紫葡萄

--34--

云层渐厚,悬浮的雨声

未能抵达你的耳垂

春天有很多不下雨的理由,夏天

同样可以植下测谎树

如果秋风成活,希望

你是一片叶子

落与不落

都有我们各自的忧伤

--35--

那么,七月的调音台

是否就是今生的绝唱?

午夜唏嘘不已

淋湿众多弱小的昆虫,它们

发出纤细的鸣叫

在紧闭的窗外,试图唤醒键盘的沉睡

黑键盘呢喃

白键盘梦游

我们擦肩而过,交换指尖的颜色

--36--

“每个下雨天,恋上你寂寞的脸……”

歌词像挂在树梢的白旗

苍凉而飘摇

玻璃模糊了灯影

你柔曼的舞姿,随之明灭

阴阳两界

歌声和雨声,互为陌生地招手

--37--

试图阻止这样的重叠——

乱石岗上,雨水流得太急

游移不定的萤火

是七月唯一的歌女

嗓音喑哑平淡,磨平昼夜的凹凸

写一篇祭文

在日记本的扉页,画一串

纷乱的蚂蚁

--38--

这便是你的歌声了

老式磁带里

曲调变质,发出陈年的酒香

独自徘徊于独木桥头

洪水即将到来

我没有礼物,我两手空空

我把仅有的预感

掰成两截

--39--

宝贝,醉一场有助于清洗我的骨格

玫瑰的颜色向来多变

除去那些伪装

我可以再次弹响六弦

用高把位指法,滑向你的肌肤

如若你愿意伴唱

就让雨下大些

再大些

--40--

城市是嘈杂沉闷的音响

夜来香不厌其烦地盛开

梦境中毒,在深夜的角落碰撞

肠胃里,手机信息紧缩一团

在城市之外

在天空之外

我渴盼着天堂的花雨

落向我的手心,你的嘴唇

--41--

歌声响起之前,雨水躲在燃烧的草秸里。青苔在井沿哭泣,你眼波中的月光也是干渴的。每一个风声大作的夜,你总是第一个站在我的床头,头发秀长如瀑,弯腰抚上我的脸,我常常忍不住地撩开它们,撩开那丝丝清香。

你说,还有多少可以撩开的音符呢?其实雨点并不遥远,它们在床沿垒起一道屏障,如同后来的帷幔。我们换一个位置,你半躺,我弯腰。所不同的是,不再有发梢拂过你的眼。夜半歌声细如游丝,深深扎进深蓝的天际……

--42--

我盘算着

如何打开已经关闭的琴盒

那蛰伏其间的光,想必也已碎裂

黑色粉末,你的昨天

是否还剩有一丝灰白?

--43--

或许,这是最好的结局——

中指按下的瞬间

一只新生的麻鹊,呼啦啦地飞起

一首新曲,尚不适宜吟唱

待天光露出婴儿的微笑,待七月

折断筋骨

你便可以俯身而卧

用胸脯

弹响大地,聆听地狱的颤音

--44--

这是通向另一个天堂的云路

有些风景我曾向你描述

瓶花,油画,脱水的诗歌

马头琴,蛇皮二胡,竹纸吹响的笛声

它们如此沉郁

一如黄昏时刻,你听着雨点溅起的寂静

不停地爱上眼泪

--45--

对此我深信不已

燃烧的森林,你送来一片雪花

让我想起另一首歌

你眼睛里的雪花,还保持着冬天的形状

既便融化已成事实

有雨,一样能在意动词的胸口

升起云烟

--46--

宝贝,在七月走向转角之前

在雨声噎住月光之前

在萨克斯的铜管流出赞美之前

我再一次想到诗歌——

这背信弃义的党徒

举着双手扣着扳机的女人

用夏天当作面纱的巫婆

请原谅我

与你一样,把自己扔在废弃的牧场

--47--

狼群里,一束绿光似曾相识

它们昂起头颅

朝着荒原的尽处

引吭高歌

前世情节,今生文章——

它们全然忘了

我们曾经有过坚贞

而后,各自选择地狱或天堂之门

慢慢散去

--48--

别带走唯一的歌声

要走,请像春天一样

先下雨,再道别

还要用我的中指

把你的光碟,放进等候的机仓

直到最后一首音乐响起

生锈的钥匙

从我的发丛走失,直到

没有一扇门窗需要关掩

--49--

那就让大门洞开,让猫头鹰进来

让舞步停住

让黑球灯旋出夏夜的清冷

我们相识已久

我们从未谋面

我们是隧道里互相渗透的灯光

--50--

现在,请让我对你说

我用你的歌声听雨——

泛黄的手抄本,圆珠笔迹洇湿了半截残音

纸条上,播放器打开雨伞

撑起隔夜的风声

在无人签收的地址

我写上你的名字,并用你的歌声

回赠另一场雨——

那溢满今夏的酸楚!

--51--

一杯清茶,喝了数载,余香挥之不尽,这已不是某个季节能够单独吟唱的。有些歌声过早地渗入泥土,静候着升上枝头的阳光。而另一些,迟迟不能降生,在哽咽中兀自窥探——

赤焰连绵,将雨声阻挡在木棺之外。一棵病入膏肓的树,倔强地望着远方,除了可供栖息的老鸦、深入年轮的黑蚁以及垂落枝头的夜,树已不再是树,而是即将遁去的雨——在乌云聋哑之时,佯装高歌……

--52--

宝贝,谜语疲倦不堪

答案陷入湍急的旋窝

有些雨滴注定用来忏悔,如同一朵百合

无论戴在哪里

都会让人

止不住地仰望天堂

--53--

开始罗列栀子花的错误——

颜色太轻,香气太浮

盛开的假象让人恍惚

花房空气干燥,为何还要

如此铺张地忧郁?

露台除了存放情景,便是

七月消瘦的噼啪以及

风声坠落的叮当声

--54--

瓷器。水晶球。单页歌谱

雾。高架桥。碾碎的雨珠

这是床头

你像舞台歌女

将三月的桃花雨

攥成一声长长的叹息

七月不在谋划之列,这么远

那么近

容我下去吧

--55--

还有谁能奏响墓碑里的骨头

还有谁愿意吟唱一曲悲歌

还有谁先是回眸,而后失明

还有谁

忘了下雨天搁在伞顶的寂寞?

屋檐下的孩子

你的靠背,仅是一堵黄昏的墙

你向前凝视,越过一座山

又翻过几道梁?

--56--

修辞显得更加颓废,夏天

堆积了太多假设

我们没有闲情从中选取一截

镶在断臂的弦上

容颜似花,落在玉盘中央

雨水满溢之前

让我把夜放进去,洗清一脸尘灰

--57--

哦,我沉默的女孩——

从秋天枝头摘取的红苹果

从暗夜缝隙中遗漏的灯光

从冰雪里淌过河水的暖阳

我要送你一把口琴,在海边

为七月的流星保持悠扬

让琴声

告别齿唇,陪你踏浪

--58--

那就把雨声写进信箱吧

用零点二十四分的月光珍藏

与箫音共鸣

整个夏天的荒诞和沉默

弥漫了桂树丛

那行将散落的沁香,你也会唱歌吗?

--59--

是的,仅仅是一滴泪的过程

七月就枯萎了

游荡的音符

你把谁的痛楚流向江河湖海?

穿过厚厚的城墙,我们是

两城门前爬行的青滕

葱郁的叶尖

渴望雨声之后的纠缠

--60--

这蓄谋已久的凝望,结出盛夏的冰

头顶上,火势越来越旺

我像一只失聪的飞鸟

在天籁之间,茫然无措

天堂。承载。歌声

地狱。碎裂。雨声

哪里才有你穿过的水晶鞋?

哪里才有圣水浸湿的脚印?

--61--

蓝色的雨,池塘里,你找回前世盛开的莲花。游人轻描淡写,将你装进七月的白瓷壶。

“我去深山走一趟,拜访七月之前的影像。”

“那些花儿,就像歌里唱的一样,已经难辨真假。”

“我睡在水里,我想起山林。”

“那是一个错误,阳光教会你幸福,你并未去过山谷。幽静的水,安详的石,它们早已生出灵异之花,去到那个比遥远更加遥远的地方……”

恍惚之间,世界除了雨声,便是你的歌声了。

--62--

沉浸于海底的紫珊瑚

蹒跚着,伸出美丽而惶恐的手

夜如绸缎

咸湿的风,将你推向岸边

七月干渴的唇

被抒情章节碾磨成灰

夜鹰啼咕,沦陷于夜色编织的网

--63--

小号手,为何呼吸艰难

空有一腔热情

为何吹不响田野祈求已久的雨声?

你伫立在十字路口——

前方是夜的黑

后面是黑的夜

一边一右,乌鹊不停地飞

--64--

宝贝,绳索无端

再一次缠于孤傲的枝头

怎样的曲调,才能诱发一场雨?

今夜无所适从,音箱搬出了体内

我在镜面上涂鸦

另一支手,固执地

指向窗外

--65--

现在,请设计一场演唱会——

月光融化了灯影,铜器苍老无言

暗蓝的伤口,在头顶飘浮

观众席鸦鹊无声

两只蝙蝠

穿过长廊,向舞台飞去

--66--

“你听见吗,我的歌声响起了,

从你的童年,你的山路传来。”

“我看见一个女孩,手捧野花,

发梢的雨水,顺着脸颊流下。”

“那是我吗,我深爱的蒲公英,

它正飞向我的湖面,你的天堂。”

“没有金属抽打的尖叫。花仙子

还有苹果女孩,她们都离我很近。”

“哦,音乐响起了,让我唱吧。”

“嗯,雨开始下了,让我听着。”

--67--

你又回到湖边。一场红雨

浸染了湖水

你还能抓住什么

让双脚不再下沉,让结了果的樱桃树

重温花开的过程

无线谱——

你撒落在荒郊的种籽

又如何再度苏醒?

--68--

候车室。该是你转身的时候了

一辆列车驶过站台

就会有一片青草齐声合唱

七月的枕木

发出嘶哑的呐喊

别回头,我在出口处守望

雨点扑面而来

--69--

忧郁的男孩,教堂里

你在接受前世的忏悔吗?

你把罪恶背负在稚嫩的肩头

黑色长袍,红色袖口

它们拦截你的歌声,却让圣经的吟诵

从埋葬的雪气中,敲击

七月的胸膛,以及

我的草丛里你的潜伏

--70--

这突如其来的泛滥

这琴键弹拨的雨声

这雨夜里悬浮在莲花之上的手指

你把蓝,把圣洁的孤独冲向何方

又将把适才的浅唱——

那发自玫瑰之灵的喘息

如何刻入光碟中的伤痕?

-71--

错过一场雨,是否意味着也将错过阳光?昨夜雨声唐突。小白兔,你小小的窗口亮起了星星。

早晨,你怀抱一夜怅惘,弯腰寻觅草叶上的珠链。莫名的缱绻,爬上溪边的柳梢。不远处,牧羊人扬起鞭子,将一夜雨声赶进你的花园。你向水边走去,那里的水,是否流经我的土地,你猜不透。

我绕过了你的家门,继续踯躅在荒原之中。

七月渐行渐远,我把自己埋下去。黄沙,青草;白水,黑土;紫歌韵,红雨声……

--72--

又一座山,又一条河

横亘于雨声与歌声之间

整个夏天都在疾步奔跑

蜂窝裸露于树干之外

一场格斗正在发生——

从羽化的日子突围,或是

从幽暗的草场出发

淡装和浓抹,与逝去的季节不再关联

--73--

宝贝,拨动城市的心弦

我安静地站在窗口

任音律淡出

渗入血管,流经饥饿的河床

把疼痛塞进借阅的课本

作为债务

我相信,忧伤

总是含有不可预测的本息

--74--

我认真挑选曲目

我想从它们身上闻到你的体香

还要从断续的释放中

捕获你的慌张——

喷淋器下,泪水融入七月的内腺

等我从沙漠归来

取回湿润的云朵

和你一起流淌吧!

--75--

黄昏,大口吞咽雨后的苍白

榕树移动着

路边野花,重新昂起头

仿佛去年的块茎

还残存着灼伤

谁会相信,七月的雨声纤弱如丝

像行乞的竹杆,轻轻敲击

软化的草坪

--76--

一次断续的清唱,或许

胜过终生的吟咏

雾气中,你太息般的抒情

绕过春天短暂的咳嗽

径直扑向盛夏的火场

我听到有人从窗外走过

雨声

嘎然而止

--77--

那就痛快一场,大声穿过少年体内的雨巷

青石板,黑瓦片

漫过门槛的洪水,以及

从阁楼上传来的歌声

为我停留片刻吧!

若干年后,当夏夜

在南方都市的晕迷中失去心跳

当我从歌手成为观众

江南小调,从你手中滑落

打在枯焦的唇上

--78--

我疑惑。我没有伞

行人匆匆,街道伸向黑色边缘

我努力记起听筒里的水声

像飞翔的蛇

宛延前行

做一只透明的酒瓶,等候蛇影

为你装帧

七月最后的风景

--79--

我用你的歌声听雨。当我再次

抚摸你的脸颊

你的门还关着

一朵中风的紫百合

耳朵去了郊外,掌纹间的诗行

充当第三者

骗取你的歌声,消隐于雨林

--80--

夜,如何抽取我的筋骨

让我匍匐于断腿的木椅上

想念丝巾的淡蓝——

它曾在你的项间,享受伤感

从多雨的早春

发出余香

而我,只好将破损的孤独

放置于粗糙的夜

体会那未曾拥抱的体温

--81--

雨声失忆,身姿踉跄,向幽深的洞穴滑去。要不要我为你复述掩埋于草丘的雨天,孤鹜展开翅膀,挣脱了春天。蚂蚁长出胶橡的脚,它们将溃烂的音阶,扔在十字交*的路口。

我的萎靡,正好迭加在你的颓废之上。你沉默,并不秀巧的嘴,盛满我钟爱的歌声。

风,伸出偌大的手,将废弃的铁门狠狠地关上,咣当之后,你被吹向远方——那里正是一片饥渴……

--82--

果实,你的灌浆期充满了伤痛

护园人正在老去

无意的篱笆

爬满滕蔓——

绿色褪去了面膜

小女孩,你稚嫩的童谣

怎经这般挤拧?

--83--

那么睡去吧

这穿越四季的绝唱!

那么醒来吧

这行将分娩的啼鸣!

天堂之上,孤傲的胸膛容不下半点残阳

地狱之下

众神悲歌,为你焚烧的别离

--84--

这便是风声失踪的理由

破庙里,灯光渐灭

茅草屋顶

承受不住星光抖落的凄凉

半截歌谣,赠予春天

如今,夏天恶习未改

雨声独守空房

等待秋天的造访

--85--

宝贝,从此你可以重新出场

用马蹄莲的白——

从我眼中出逃的岁月

装扮你剩余的暗蓝

用前世琴弦,弹拨魂兮归来

--86--

任凭光影反复重叠,阻拦

悠扬的笛曲,在雨丝中

忽明忽暗

某个城市,一条纵深的沟壑

你撑着蓝花伞

徘徊良久

失去往返尘世的独木桥

--87--

甚至奢想,更加空旷的夜

两只萤火互相点头致意

传递我们的沉吟——

那黑色的触摸

在寒风中

曾经发出夏夜的火光与轰鸣

--88--

苹果的悔恨,也是圆圆的

虫蛀的歌

塞满多少雨声?

那轻盈的跳动,嗔怪的唇纹

依旧新鲜——

没有同一场雨,来自不同的七月

这条路

仅仅是半首歌的旅程

--89--

诗集落满尘灰,有关你的一行

一息尚存

我搬动雨中曲韵

企图为你重配和弦

陪你轻唱一首低回的A小调

门前石板上,小酒窝

是雨声抚摸的手印

--90--

有理由让你相信,蟋蟀弄旧了歌谱

未必不是幸福

午后有暴雨经过

半倚着七月残疾的双腿

我想为你歌唱——

也让你用我嘶哑的歌声

听一场新雨

如何冲刷旧愁新忧!

--91--

七月的肌肤行将僵硬,任凭雨声一遍遍抚摸,也发不出庙堂的檀香。我从山脚上来,我向山脚走去。青瓷缸,你的缺口,注定只是奢盼,只一眼,就把童年的金器化为云烟。

从此,我开始尾随一种香草,无名,飘忽,伤痛。它们唱歌——不过是敲击缸体时发出的嗡嗡声。老和尚,你去了哪里,你的地狱是否香气缭绕?

不要问,这些意象与你的歌声有无关联,它们前世回眸,今生擦肩——

--92--

月光,把歌声蒸发成水

天堂里,白衣女孩固守窗棂

等待一滴眼泪——

来自三界之外,秋风磕碰的露珠

你裸身洗沫的桂花池

总不能

让我掬起一捧矜持,让我在月夜

与你共舞雨魂

--93--

木鱼开口说话——

尘烟生于无常,途经风花雪月

送我一串紫红手链

而天堂

过滤了多余的幸福与伤悲

那便是雨水了

在我们遥望的瞬间

重归尘世,遁于阴门

--94--

每到午夜,我便来到井口边

看晃动的天

如何推开墙影——

爬墙虎一路向上,攀向你的床沿

孤独的夜行人

今夜有没有雨

并不影响你的归途

--95--

吉它换了琴弦,失去弹性的音域

如何随心所欲地安排风向?

那么,雨声的排序

又如何正中我们的情怀?

我们需要寂静

像潜伏在草尖的青虫

小心分辨歌声之外,雨声还有多远

--96--

这个夏季,我成了雨声的奴隶

仅仅是一缕清风

一片彷徨的云

就胜过阳光掀动的晴朗

你掉头离去的动作

在我的词曲里,扮演长裙仕女

碎步轻悠却眼神幽怨

--97--

别碰响门后的剑

所有锋利与光茫,过早地穿上冬装

谁说雪花会冷却?

谁又说雨点不会燃烧?

只要你还能歌唱

我就会再次穿上白衣,为你书写

七月最后的剑谱

--98--

别怪我过早地设计场景——

花园寂静,夕照朦胧

土地疲惫,苹果亦倦

老槐树下,蚂蚁匆匆搬家

小白狗,你已离家多日了

给你水——

擦洗夏天的小腹,顺便

叫出声吧

我们一同转身!

--99--

“童年时光是人的灵魂的舌头。”

——我咬住不放

我如此年轻

我要再次回到妈妈de骨盆里

在雨声的芳香里

用时光的竹筛

选择一种痛——

从你的歌声里泛出的白光

--100--

当我靠近你的窗门,你嘎然止声,宛如一只青鸟,把隔夜的啼鸣扔在屋顶。

暴雨就要来了。这一次,我也可以放声歌唱,把积郁弥久的怆然,抛进夏夜。与你的歌声相互停驻、纠缠、爱抚、哭泣……在这片无垠的荒原,除此,我们一无所有,一无所求。

宝贝,如果这是爱,如果这是孤独行侠与蓝色天堂的吸引,如果这是歌声的源头,是雨声的归宿,如果……

我将告别七月,从绿洲到沙漠,从沙漠到大海,从歌声到雨声……直达我的地狱,你的天堂……

(2005年7月13日~25日)

倚山望云评语:写长诗最能见才情。秋风如剑的这一组,以七月、歌声、听雨这样的细节破题,深入开掘,融入了自己对于人生、对爱情幽深的思索和叹咏,洋洋洒洒,才情灼烁!除了作者一贯坚持的抒情和精致,这组作品更加趋于纯粹,基本上走出了他刻意唯美的路子,直抵诗歌的本质,这一点也是我感到高兴并欣赏的。

本站以现代、古代情诗为主,情诗网创办于2013年,以原创爱情诗歌、经典情诗、现代情诗、古代情诗、英文情诗、情诗绝句为主并收集古诗、古诗词、诗歌大全、诗词名句的文学门户。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可以放在浏览器的收藏夹中(快捷键Ctrl+D);或者看到喜欢或者有趣的诗词可以通过分享按钮给你的好友分享;情诗网是目前最全情诗大全网站之一。并欢迎广大诗歌爱好者阅览投稿!喜欢本站的话请大家把本站告诉给你朋友哦!地址是 www.qingshiwang.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