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又在外地工作了。不过这次是在本福建省内。前一阵子,我在公司内部换了个新工作岗位,从某个角度说,可以算是换了个新职业,开始了有别以前的另一种生活。要学的东西太多了,公司领导让我下基层,先来龙岩市常住锻炼一段时间。我能理解,有道理的。昨日,我挺开心的来了。龙岩的城市现代化程度,自然是和厦门有不小差距。但还好,龙岩离厦门挺近,周末我可常回家和家人团聚了。不像以前,总在外省工作,回家一次不容易。十几年的羁旅行役经历,早已使我能悄悄地调整心态,提醒自己要做个懂知足的人。总体而言,我是个能面对现实且习惯向前看的人,一个爽朗的人。


有道是:一个人日子过得如何才叫好,如何则叫坏呢。这本是个相对论,是个很主观的个人感受。人和人是否真的是:“生而平等”。这是个很浩大、抽象的问题。推敲起来似乎问题很大,从现实社会角度看,站不住脚的,充其量是个永远的理想罢了。但另一句话争论应该就很小了:“人和人是不同的。”的确,差异总是不可避免的。 又比如,人的一生中,多少总会有几次问同一个问题,即,何谓幸福?有公认的衡量标准和方法吗?想毕,这又是个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每个人的人生体验不同,说法自然不同,见仁见智罢了。 所以说,生活得好还是不好,大多数情况下,用四个字来概括来诠释之,已差不多了------“境由心造!”


不知为何,近来我一个人在清静松弛的状态下时,常回想起过去四海漂泊的日子。记得当年在深圳工作时,我有一位合作多年,关系不错的老同事,一个很善良、敬业、温厚的人。大家都不习惯叫他经理,而是亲切称他为:老师。因为他大学毕业后,曾经当过多年中学历史教师。据说,书教得很不错。可教了几年书后,觉得没意思,不干了,那时周边的人,铁饭碗的观念可强啦。可他没所谓,说不要就不要了!出来干销售工作,也开始漂泊了。换成这年头,能当中学教师似乎已不错了。有多少大学毕业生梦寐以求着呢,岗位竞争得惨烈。没办法的事,中国人太过多,大家要吃饭啊。 回想起来,老师他现在或有可能搞不清楚,当年的改变是对还是错。也无谓了吧,人生本就是一次又一次的方向抉择。路还长着,有得就有失,有失就有得。谁敢轻易下定论呢。 记得那是一天深夜,我俩出去喝酒,喝得差不多了,也推心置腹很久了。他说了一句很不俗的话,我想我是很难忘却的:“钱这东西,够不够用,其实只有自己知道!你说是吧。”老师淡淡地说着。当时我品味起来,顿时觉得自己是面对着一个很有独立思想的,年近中年的男人,一个经历了岁月打磨与人事起伏后的脚踏实地者,他清醒知道自己在这浮华城市的真实位置,以及由此产生的对金钱从容淡定的态度。少有了虚荣和不切实际的浮燥与攀比,知道自己今天和明天的努力方向在哪,每天应该优先做些什么。所谓成熟!也就大概如此吧。他这句话,现重温起来,仍觉得有点哲学味道呢。仿佛仍在暗示、提醒我安身立命之道。


诚然,我似乎是个易怀旧的人,不时回首自己年少以来的一段又一段人生路程。其中的是或非,成与败,只有内心清楚。甚至也还搞不清楚,远未达到盖棺定论时。何况外人呢?人生如梦、逝水飘萍。个中滋味何如,真所谓:“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窃以为,在社会谋生,最根本的是自己对自己的评价,而不是别人对己的评价。一个人,活到了相当的年纪,活到一定的阶段。回首来路时,能发自内心的,鲜有虚荣心地对自己说:“我基本上尽力了,没什么好后悔的,命该如此啊!”也就可坦然了.我想,平安、喜乐的生活感受可在此中自然而然产生,这不关金钱、地位太多事吧。


夜已深了,此时我宛如发现新大陆?抑或顿悟了某个大道理了吗?都不是。然而,我却实实在在有股喜乐涌上心头呀……回顾出门谋生十几年,这次竟是第一次独自住在一套感觉不错的单身公寓中。以前也常年在外地工作,也远离家庭,过着单身生活。所住地方房租费用均由公司承担,但总会有至少一个同事相伴,少不了热闹的。而在今夜,在这套新租的房子内,在此机关小院清幽的氛围里。在葱翠欲滴的乔木隔窗相伴中,一个人,静静的、静静的------上网、看书、泡茶、写文字……这才发现,原来我是很喜欢享受静夜的呀!很喜欢独处的呀! 实在是一次让人陶醉的,久远了的静谧感之回归。听,手摸头发的沙沙声,口啜香茗的嘘嘘声,手指敲击电脑键盘的轻脆声,还有翻阅书本的悉悉声…… 此时推窗,请听,周遭夜虫齐鸣,好不热闹,开心着它们的开心。愉悦着好一个清凉的初夏之夜。我知道,当下,惬意是属它们的,也是我的。一阵阵自然天成的音乐呀,仿佛听到了自然的箫声,亘古不易的佳音。“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人本属自然呀。自然?这个词又让我想起了庄子,想起了老子。那跨越时空,永恒闪耀着光辉的智者与仙人。可是这也太过遥不可及了,太过浪漫神奇了,神奇得于我而言太高远了,太不切实际了,于我无关似的。那种境界的修行对我太奢侈了,达不到的.还是好好体验当下这一份静谧、这份安详吧。这才是最实在的,最唾手可得的东西。原来,独处的静夜,是可以如此美丽,可以如此沉醉而无睡意,可以如此放飞心灵的翅膀且无羁绊……


夜色深深、暂且步向阳台,收回高飞千里的思绪,我该休息去了。
2007年5月23日夜于福建龙岩市

  1. 上一篇:吟啸徐行《黄昏殇》
  1. 下一篇:韩振球《红尘之系》

本站以现代、古代情诗为主,情诗网创办于2013年,以原创爱情诗歌、经典情诗、现代情诗、古代情诗、英文情诗、情诗绝句为主并收集古诗、古诗词、诗歌大全、诗词名句的文学门户。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可以放在浏览器的收藏夹中(快捷键Ctrl+D);或者看到喜欢或者有趣的诗词可以通过分享按钮给你的好友分享;情诗网是目前最全情诗大全网站之一。并欢迎广大诗歌爱好者阅览投稿!喜欢本站的话请大家把本站告诉给你朋友哦!地址是 www.qingshiwang.com !